住建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住建文化

风景园林需更大格局——当代风景园林的三个发展观

文章来源:中国建设报

添加时间:2017年11月02日

时空发展观

“景观、风景、园林规划所要考虑的时间跨度一般都应在50年以上。风景园林师应该最具有超前思维,要看得远,要一说就是未来100年、未来500年怎么样。”

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名誉主席杰弗瑞·杰里柯,1975年即意识到时空问题的严峻性。在其《图解人类景观——环境塑造史论》巨著后记中指出:“倘若追根寻源,当前对环境破坏的深层起因是现在人类头脑中关于时间、空间及人类与两者关系潜意识的混乱误导”;“在人类时间感消失的同时, 其空间感似乎无法控制地膨胀了。”

在这场时空思维错乱中,风景园林深受其害。今天,这种时间感的丧失与空间感的膨胀并不鲜见:以超越自然环境生态、割断历史传统文脉为标志的时间感消失和以大规模新城开发、园区建设为代表的空间感膨胀仍有增无减。

从风景名胜区到城乡绿地系统,规划建设的时间思维如此匮乏,人为的空间思维取代了自然的时间思维,结果是对于自然生命进程的漠视,对于历史、传统、文化的敷衍。

风景园林依靠的是不断生长的进程,其自然进程、人文进程、形态进程都需要时间去完成。在所有建设类专业中,风景园林师必须具有最长远的眼光和观念。任何一个人居环境、一座城市的建设都需要时间完成,并依赖时间不断生长。相比建筑几年建成,一座城市的新区十几甚至二十年建成,风景园林至少要多两三倍的时间——一般在50年以上,大树、森林的长成需要百年千岁。

笔者近些年做规划设计已经养成了这样的思维习惯:时刻想画下的这一笔,100年后会是什么样。也许外行人听起来如天方夜谭,但风景园林人不该这么想。1851年,美国纽约中央公园景观规划师奥姆斯泰德说:“我相信100年后,这一公园周围将被高楼大厦所环绕。”如今众所周知,预言成真。

当代风景园林师迫切需要建立时间思维下的空间思维。从历史长河的教训中不难发现,今天没有或缺少时间意识的城市规划和景观设计,数十年、数百年之后要么灰飞烟灭,要么问题成堆,留下的是无尽的后悔。

没有延续性的规划设计属“无中生无”,缺乏环境生态等自然的延续、缺乏历史文化的记忆。没有前瞻性的设计是缺乏“先见之明”的设计,没有希望、无法持久,更谈不上永续。

综合发展观

“风景园林需要走向综合才能做大,需要建设更宽广的平台。风景园林人不能仅仅在圈内自己玩、基地红线之内搞自我欣赏。要把格局做大,从单一分离的‘造’走向综合多元的‘营’。”

笔者关于综合思想的种子可以追溯至20多年前开始的人居环境学研究,伴随着诸如上海市2050绿地系统规划、新疆喀纳斯湖、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等综合跨界的项目实践,最深刻的体会是:风景园林必须综合,首当其冲是跟城市交织在一起。做绿地系统规划不能单纯从风景园林自身角度,做旅游开发不能限于旅游本身,必须跟城市和它的动态发展结合,并综合考虑如何与人居、旅游、产业以及文化结合。

2011年做新疆伊宁项目,笔者充分探索体验了“多规合一”模式。坐落于伊犁河北岸的伊宁市要向南跨河发展,诸规划包括伊宁市旅游发展规划、伊犁河两岸滨水景观带概念性规划设计、伊宁城市品牌形象视觉识别系统、伊宁旅游发展的城市运营管理机制等。这个项目的目标、思路很综合,也体现出导向:即风景园林首先要做的是保护,尤其对于以大尺度自然为背景的地方。

多部门协作、多专业多学科关联交叉是未来中国风景园林理论及实践的必由之路。风景园林的特点,不是一道围墙一围,影响就被围墙屏蔽、墙外就没感觉了。中国的风景园林强调借景、透景,虽然红线之外不属于自家之地,但可观其景,道理如出一辙。以红线为界搞自我欣赏,这种观念思路成不了大事。

人居发展观

“风景园林是人居环境规划建设的主力军,理应发挥统筹引领作用。以更广的胸怀、更远的前瞻、更大的责任感、更强的使命感,寻找创新中国的风景园林,这是时代赋予新一代中国风景园林人的重任。”

当代中国的风景园林实践,发展到现阶段,其基本的两大块日渐成熟:一是风景名胜区规划建设,二是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二者均面向未来中国人居环境。

新中国的人居环境从建国算起至本世纪末,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49~1994年;第二阶段是1994~2011年;第三阶段是2011~2100年。前两个阶段中,风景园林没有发挥作用或者说并不理想。因此,当前所处的第三阶段十分重要。

整体而言,风景园林专业和行业作用在不断上升,所扮演角色和定位也在变化中渐变清晰,主要体现为:大自然的代言人和守护者、生态理念的编织人和总导演、理想人居环境保护发展的协调人和引领者。与此同时,风景园林还是人居环境规划建设的主力军。在以“环境—资源—生态”为背景前提的未来发展中,风景园林学科理应发挥统筹引领的作用。

风景园林要做好协调者的角色。时代发展令越来越多的人居环境学科专业都开始考虑风景园林与景观问题,这是风景园林大显身手的重要机遇。风景园林表面是配角,但恰因此跟谁都要配、都要辅助,其实就起到了协调作用。

2011年,风景园林成为一级学科。掌握这门集人文、自然、艺术、工程、社会等相结合的学科,既要有科学家的头脑,又要有艺术家的感觉,更要有工程师解决问题的动手能力。作为一个学科与专业,尤其从现代科学角度看,风景园林有其特殊性。不能用单一型的学科思想看待风景园林,更不能停留于小尺度园林观念,而应该走向“大风景园林”,多学科、多专业、综合地去思考与规划。以更广的胸怀、更远的前瞻、更大的责任感、更强的使命感,寻找创新中国的风景园林。这是时代赋予新一代中国风景园林人的重任。

(作者系住房城乡建设部风景园林专家委员会委员)

刘滨谊